​爱国情 奋斗者:探访铁路货车检修基地 揭秘铁路医生的"望闻问切"

福州东车辆段是我省唯一的铁路货车检修基地,每天30余节车厢被调拨进这里,进行全身体检,经过铁路医生的精心治疗,康复后再重新投入运输生产,这也算是货车的一次涅槃之旅,今天我们的记者就带您看看铁路医生们是怎么进行"望闻问切"的。

山东小伙王振2013年进入铁路系统,他的工作像一个听风者,在货车的车底下聆听"风"的声音,对故障作出正确的判断。

福州东车辆段检修车间外制动班组车辆钳工王振:因为空气制动化它是有风压的,我们可以通过听声音,来判断有没有漏气,还有刷肥皂水,刷好之后,和检漏剂去看有没有起泡,有没有松动,我们就用检查锤去敲,还有用手电去看,通过各种方式来判断。

王振说,做他们这一行的,只要开工作业,就要进入了低姿态模式,有时双膝跪地、甚至躺在地上,各种摸爬滚打姿势层出不穷。

福州东车辆段检修车间外制动班组车辆钳工王振:我们平均一天下来,大概有6个多小时。记者:都是蹲在车厢底下吗?基本都是蹲着的。刚开始接触这个岗位的时候,有点被吓到,我跟我师傅的时候和那些老师傅交流沟通,就说这个工作比较辛苦,当时也挺害怕的,也很担忧,就会想我们能干得了吗?最后到了现场,的确是在下面很累,身上都是被汗水浸透了。

在一线工作的这几年,王振刻苦钻研技术,用汗水和青春演绎出别样的铁路故事。如果说王振的岗位算是货车的门诊医生,那么老师傅陈代秋就更像是为货车们消除病痛的外科医生。眼前这个是由王振他们拆下来的120货车制动控制阀,相当于货车的心脏,一旦出现问题,将会给运行中的列车带来安全隐患。陈代秋和他的同事们将用娴熟的技术让控制阀涅槃重生。

福州东车辆段 检修车间内制动班组制动钳工陈代秋:我的岗位就是负责研磨 这个岗位可以说是比较关键。火车运行过程当中会有粉尘进去,颗粒物或者沙子进去,就会把配件拉伤。你就要把它磨平,要非常平,按照严格的要求,平整度要达到6微米,这是非常严格的。如果研磨不到位,或者不合格,在运行过程中,刹车的效果就会不好。

熟悉这一行的人都知道,制动钳工是出了名的脏苦累岗位,而陈代秋一干就是36年。

福州东车辆段 检修车间内制动班组制动钳工陈代秋:前面几年的时候还真的想转岗,这个工作太难了,太精细了,相当于有劲使不上,那个时候年轻,喜欢做一些花力气的活,这个非常精细,当时也想换岗位,后面我师傅还有领导都来找我,做我的思想工作,后来慢慢的我就自己进入这个状态,做的也挺不错的,合格率也慢慢上升了,越干越顺。

陈代秋抱着不会就学,不懂就问的态度,经过不懈努力,很快就掌握了基本技能。但他不满足于现状,为了提高检修速度,陈代秋上班苦练实作,下班苦读理论,练就了"蒙眼组装120阀"、总结出"油石校对七字诀",研制出"滑阀铅漏程控检测台"等一系列举措,彻底解决了检修线上阀体返修率高的问题。

福州东车辆段 检修车间内制动班组制动钳工陈代秋:在工作当中我发现一个问题,我就会去想,怎么去解决?比如说需要什么工具,有点小工具我就会自己去制作,需要什么设备,我就会自己去想这个问题,需要什么方法?我就会去揣摩,像这个七字诀。都是这样一步一步摸索出来的。

光是一个小小的控制阀,里面就有120多个零件,更别说一整列货车了,正是有了王振、陈代秋这样的奋斗在一线的"铁路医生",才确保了列车安全平稳地驰骋在线路上。

福州东车辆段检修车间内制动班组制动钳工陈代秋:我做了36年,在工作当中也得出一些经验心得。 我现在50多岁了,我有一个想法就是想把我的好的工作方法,包括我的工作理念,和我们爱岗敬业的精神把它传承下去,这是我的心里话。讲起来也很快,在干8年我就要退休了。我想带一个徒弟把我的作业过程,我的心得都传给他。我们从年轻十几岁就干这个,对这个岗位确实有感情,我们也希望后面来的年轻人,也能进入角色。包括他们的技术也能提高。

福州东车辆段检修车间外制动班组车辆钳工王振:现在国家也要求交通强国铁路先行,我们能够胜任这一份工作,能够看到我们修的车,安全的跑在铁路线上,我们也是很骄傲的,所以我们也不怕辛苦,不怕脏不怕累。

来源:新闻110
编辑:王金鑫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