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他人厂房不搬离 法院强制腾空

25日上午,福清市人民法院干警来到福清市阳下街道玉岭村,福清市庆泉服装印花有限公司门前,对一起非法占用他人厂房的案件进行强行腾房。那么,被执行人为什么要赖在他人的厂房里不走呢?

法官:“今天法院来执行。”

被执行人:“随便你怎么做。你钱给我,没钱我不搬。”

法官:“谁要付钱给你,谁欠你的钱?”

被执行人:“拍卖的钱谁的份?你去问谁来付我的钱,没有钱我不走。”

眼前这位跟执行局法官讨价还价的人就是被执行人翁凤琴,面对执行法官,她态度仍旧强硬。她表示除非把欠她的钱还上,否则不会搬离。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了解,福清市庆泉服装印花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鄢某涉及借款合同纠纷,欠款1800多万元。经过依法审理,法院判决将鄢某偿还欠款,并将他位于福清市阳下街道玉岭村的厂房进行司法拍卖。在去年的6月份,买受人从淘宝司法拍卖网成功购得该厂房。不过,当买受人准备入住厂房时却困难重重。

买受人公司代表江先生:“经过法院淘宝(司法拍卖)网,法院正常的拍卖程序,大概以一千七百多万元把这厂买了下来。因为这个厂看门的老太太,我们也请法院帮我们经过十几次的调解,这老太太一直不愿意搬走,一直赖在这边。”

那么,被执行人翁凤琴为什么一直赖在他人厂房不走呢?据执行局法官介绍,翁凤琴说该服装厂的法人代表鄢某欠她钱至今不还。

福清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陈毓:“老太太因为厂房也有欠她的钱,现在就是搬进来住在里面,我们跟她说了有证据的话也可以到法院起诉,她就一直听不进去,认为说欠她的钱,这厂就是她的。”

执行局干警也多次与她沟通,释理说法,但翁凤琴都将他们拒之门外。

福清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陈毓:“前期也做过老太太好几次思想工作,通过村委会,当地派出所(做工作),老太太都置之不理。”

买受人公司代表江先生:“这给我们整个造成时间上、经济上都造成很大的损失。”

一方面、面对法院发出腾房公告和多次现场劝导,翁凤琴仍不肯搬离。另一方面,买受人也蒙受经济损失,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为此,福清法院执行局统一部署,决定对该厂进行强制腾房,将翁凤琴及她滞留的财物一并送回她的老家福清港头镇,将厂房腾空交付给买受人,维护其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