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体视点丨对二手烟说不

经常坐火车的朋友都知道,高铁、动车早就全面禁烟了。不过普通列车上仍设有吸烟区,不少乘客对此是不堪其扰,却又无计可施。大学生小李,就因为在普通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把铁路局告上了法院。近日,普快列车无烟诉讼第一案宣判,法院要求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拆除K1301次列车吸烟区烟具,取消吸烟区。7月12日,是该判决生效的第一天,K1301由此成为首列全面禁烟的普快列车。

庭审现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取消K1301次列车的吸烟区标识及烟具;二、驳回原告予以的其它诉讼请求。

融媒体视点丨对二手烟说不_20180716152202

2017年6月9日,大学生小李从北京乘坐哈尔滨铁路局运营的K1301次列车,但一上车就闻到车厢内浓浓的烟味。虽然乘客是在车厢连接处的吸烟区吸烟,但烟味弥漫到整个车厢,列车上不但无人劝阻,且列车工作人员也有吸烟行为。李华认为,列车上安全须知里写明"禁止在列车各部位吸烟",但车上却又设有吸烟区并放置烟具(烟灰盒、烟灰缸),这并不合理。投诉无果,李华以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为由,将哈尔滨铁路局诉至法院。此案被称为是"国内公共场所无烟诉讼第一案"。

原告代理律师钟兰安: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还挺好的,特别是判决的说理部分非常详尽,结合本案的事实以及社会公众对于健康的追求,作出了非常有理有据的分析,判决就是拆除烟具,这样从侧面来说,也就是等于支持了我们这项诉求(列车禁烟),因为铁路公司它的旅客乘车须知上面非常明确地说道,这个列车全面禁烟。  

哈尔滨铁路局代理律师:铁路系统对控烟一直在采取这些措施,并不是没有一些行动,这些行动一直在有。

公共场合 对二手烟说"不"

近年来,公共场所禁烟已渐成社会共识,北京、天津、以及我们福州等地都陆续发布了禁烟条例。但有时在公共场所,我们还是被迫吸了不少"二手烟",接下来咱们到福州街头去看看,禁烟的公共场合是否仍存在吸烟现象? 

在采访过程中,不少市民都表示,在公共场所遇到过吸烟的人。

市民:有啊,动车站,动车站很明显,我们福州南站这边没有吸烟区,以前有个吸烟区,但是,我上次去的话,他那边是在修建,然后,很多人在厕所抽烟,然后也有人会过来管。

市民:很多人在商场都会吸烟,旁边已经有禁烟的标志在那里了,但是过去提醒他的时候,他反而会觉得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抽烟的人的问题。

市民:偶尔会在啊商场啊医院里,动车站比如一出来就很多人开始吸烟了,电梯上都很多嘛。

那么当看到有人在公共场所吸烟,您会制止吗?

市民:不会,吸烟是他的自由。

市民:就直接跟他讲,这里禁止吸烟,叫他那个把烟掐掉。

市民:我会直接跟他说,这里有小孩或者有孕妇,就让他不要再吸烟了,但是如果有明确,不允许抽烟的话,就会拿小孩说一下,其他的我觉得太强制性的,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对于该如何让禁烟执行的更彻底,市民也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市民:最好有一个固定的吸烟场所吧,可以让他们能明白哪些地方是不能吸烟的,是禁止吸烟的,并且有处罚的,这样子我觉得会比较有警示性,如果说没有的话,那可能,对于这种情况来说的话,可能会比较没所谓吧。

市民:那这个东西要看大家观念嘛,观念提高就可以。

市民:其实大家都看得到,但是宣传的范围还是很广,活动还是要政府去引导吧,就是感觉还是有个意识的问题,就可能他可能抽烟,本身不觉得抽烟有多危害,或者二手烟被动吸烟可能比他自己吸烟危害更大,所以我感觉关键还是一个健康意识问题。

市民:像一些公共场所,可以多一些人,一些服务员,可以加强这些意识,如果有看到吸烟的,可以让他们先出去。

列车禁烟 控烟就该"零容忍"

我们平日里可能也曾遇到过吸二手烟的情况,有时底气不足,开不了口阻止,或者出口阻止后,吸烟者根本不听劝,甚至发生争执。但有人因为吸"二手烟",把铁路局告上了法庭。

此案宣判以后,有网友满怀欣喜地表示:这是大学生小李个人的一小步,却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一大步,更是控烟工作的一大步。那以后普通列车能否会全面禁烟?今天我们也请来了社会观察员林零期,跟我们一起聊聊他的观点。

融媒体视点丨对二手烟说不_20180716152411

谢谢林老师,《铁路安全管理条例》中并没有提出普通列车需全程全面禁烟,而只是指出不得在禁烟区域吸烟,那你知道铁路局为何被判担责吗?因为法院认为,虽然这个案子不是公益诉讼,但是判决结果却跟公共利益息息相关。继续保留吸烟区可能对以后所有乘坐该次列车的乘客的出行环境甚至身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所以,判令被告取消K1301次列车吸烟区标识及烟具是出于保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考虑。有了"无烟诉讼第一案"的破冰意义,对所有高铁、动车甚至公路运输的客车都具有警示价值。那就是烟草越来越不受公众欢迎,控烟禁烟乃是大势所趋,潮流所在,为了避免自己吃官司,还是提前做好各种预防工作,让自己和乘客都远离烟草为好。


来源:@新闻110
编辑:叶虹 责编:黄晓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