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家长们,分担了多少教育成本?

最近,中小学陆续开学,但家长们忙碌依旧。

今年2月1日,一部名为《天空之城》的韩剧播出大结局,刷新了韩国电视史最高平均收视率。剧中走火入魔的教育狂热,酿成了许多家庭悲剧。

剧中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家庭们,居住在一处名为SKY的社区中,这里的房子免费供这些医生、教授们住,但不属于他们的私有财产,随时可能会被收回。

这无疑是把中产阶级的处境形象化了,光鲜的生活随时会被收回,孩子的教育让这座空中楼阁不至于坠落。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全世界的中产阶级父母,似乎都面临着这一尴尬的处境。

根据Varkey基金会对29个国家近27500名家长的一项研究调查,全球1/4的父母每周花7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帮助他们的孩子学习。其中,印度家长平均每周花12小时,中国父母平均每周花7小时。

汇丰银行2017年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一个孩子从小到大的家庭教育支出就高达42892美元,排在世界第五;93%的中国父母选择给孩子请私人辅导,这排在了世界首位。

金钱和时间,在孩子的教育面前,不值一提。

老人和小孩的钱都好赚,因为中年人有义务慷慨解囊。

日前,《养一名初中生一年要花8.8万元 其中补习班费用是大头》一文走红网路,这是杭州观成中学今年寒假的一项家庭调查。这份账单显示,家长在孩子初中阶段最大的一笔育儿投入是培训班,平均每年2.2万元,最高的达每年6.25万元。

这项投入可能会被继续加大。有报道称,由于校外培训机构整改行动,今年寒假前,“过关”的培训机构还趁风涨了一波价。

1月18日,教育部长陈宝生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介绍,2018年大力度、大范围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万所,其中27.3万所机构存在问题,整改完成率98.9%。

在江苏、山东、河南等高考大省,光是2018年发现问题的培训机构,就超过了2万所。

在全民的教育狂热下,谁也不敢独善其身。家长们唯一能做的,可能是继续拼命赚钱。

《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显示,在7岁至18岁孩子的家庭里,教育支出占整个家庭全年支出的20.8%。

为了挤进“幼升小”的选拔,不少家长为孩子报名幼儿园以外的早教课程。为了孩子“小升初”进入名校,家长们为择校一事不停奔走。

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通过对全国20个省、112所初中、近2万名初中生及其家长的调查结果显示,有26.8%的学生至少借助了一种择校手段进入所在初中就读。其中,走关系、考特长、买学区房,是家长们们最常用的手段。

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行为,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教育公平,但这也不能完全说是家长的错。

守住4%的教育经费红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经济学家厉以宁等人通过实证研究得出结论,当人均GDP达到800-1000美元时,要实现教育与经济的良性发展,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重必须达到的下限为4.07%-4.25%。

1993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提出:“逐步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本世纪末达到4%。”

这一目标,2012年终于实现。

据报道,2015年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例世界平均水平达到4.7%。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高达5.1%,其中丹麦8.6%,瑞典7.7%,英国5.8%,美国4.9%,日本3.8%。

这么一看,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教育投入,仍有努力的空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发达国家发展教育的经验、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和中国目前的教育现状,要达到5%的投入保障才能满足《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的教育质量和公平的发展目标。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下学期和2017年上学期,全国学前和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总体规模约19042.6亿元,占2016年GDP比重达2.48%,远高于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中非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重1.01%的结果,总量上相当于财政性教育经费的60%。

生均经费省际差距明显

不是所有学校的师资力量都能令人满意,僧多粥少的情况,必然引发不公平。

2018年11月,国务院出台的学前教育新规明确,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要达到80%,并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

2019年1月,《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称,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重磅政策接连而出,幼儿园作为基础教育的第一环,势必成为今年躲不开的舆论焦点。

民办教育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教育经费不足。

1980年,中央提出了国家不能完全承担小学教育经费,需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通过厂矿企业、社队集体、群众自筹等方式进行。

1987年,教育部颁布《关于社会力量办学的若干暂行规定》,将社会力量办学定位为国家办学的补充,提出了要“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办学,加强宏观管理”。

公办幼儿园入学难,民办幼儿园学费贵,大部分家长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根据《我国学前教育成本分担现状与社会期望研究》一文,2001年至2010年这10年间,我国学前教育成本政府分担比例由62%下降到34%,家庭分担比例由17%上升到53%。

到了义务教育阶段,家长们的心态也并不松弛。

据《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2557亿元,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的经费投入分别占7.6%、45.5%、15.6%。

义务教育拿走了最多的教育经费,但分到学生身上的经费,存在着不小的地区差异,不患寡而患不均。

在这几个教育阶段,河南、广西、河北、贵州、江西、湖南、安徽等地的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均未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新学期开始,送走熊孩子的家长们仍不敢懈怠。毕竟,又一个升学季来临了。

来源:新京报
编辑:翁彬冰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