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在福州被电醒 第一声唤的是妻名

医学上,持续昏迷3个月,就会被认定为“植物状态”,让这样的患者苏醒是世界难题。但是在福州,33岁的黄先生完全苏醒,创造了奇迹。

前日,听到他一遍遍含糊地说出父亲、老婆的名字,老父亲热泪盈眶地笑了。

4日,记者看到,老黄和小黄能交流,自从小黄醒来后,老黄脸上总挂着笑意。

坠楼昏迷3个月  被“电刺激”催醒

黄先生是江西人,有3个孩子。去年下半年,他随朋友到福州务工,并在长乐接了安装铝合金窗户的活。

去年10月8日,他出事了。“他站在3楼窗台装窗户,连人带窗摔下。”父亲老黄回忆道,当时他还在江西,接到噩耗赶到福州时,儿子已躺在长乐当地医院的病床上。虽然人已脱离生命危险,但却闭着眼睛,怎么叫也没有反应。医生告诉他,小黄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时,他和儿媳妇崩溃大哭,“整整哭了40多天,眼泪都要流干了”。

在小黄昏迷两个月后,老黄见他一点也没有清醒的迹象,就将他转院送到了福州空军医院神经外科继续治疗。

经过诊断,小黄存在广泛性脑挫裂伤、原发性脑干损伤、弥漫性轴索损伤,处于“持续植物状态”,就是人们常说的“植物人”。

经过一个月的高压氧、针灸、药物等常规治疗,小黄的情况没有变化,只能在刺激下睁眼、弯曲肢体,但对语言命令没有一点反应。

“当时医生说,可以尝试脊髓电刺激。”老黄说,他一听有了法子,便抱着一线希望四处借钱。

去年12月26日,福州空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袁邦清的团队给小黄做了“高颈段脊髓电刺激促醒”手术:从小黄的后颈部切开一个小口,将一个微型电极片植入颈部脊髓上段接近脑干的位置,再从胸口开一个小口,植入起搏器。然后,每天早上8点开机到晚上8点,用脉冲电流持续刺激12小时,来唤醒小黄。

手术后,出现了令人惊喜的变化,小黄渐渐出现了自主意识。到了今年1月底,医生评估确认,小黄已经完全清醒了。

“每天都有变化,眼睛睁开了,手脚也能动了,甚至可以回应我们,说出简单的单字和单词。”老黄说,当他看到儿子眼睛能到处转后,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才落了地。

过年时,老黄带小黄回到江西。和家人相处的一个月时间里,他甚至能站起来了。

醒来第一声  喊的是妻子

前几日,是小黄回福州复诊的日子。此时距手术已两个多月,医护人员再次见到他,十分惊喜。他不但能开口说出连贯的话,而且右腿也恢复了力气,能在家属搀扶下缓慢走路。

4日,在福州空军医院神经外科,记者见到了小黄。他坐在轮椅上和父亲一起看电视。对于记者和他父亲的问话,他都能一一用简单的词作答,只是声音非常含糊。医生解释,这是因为他舌头一侧仍处于麻痹状态。

“爱不爱你的老婆?”“爱!”老黄问话时,小黄大声回答。

老黄介绍,小黄非常爱老婆,在家时因为尿失禁弄湿了床,他对着老婆说了一夜的“老婆,对不起”。

小黄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能说话后,第一声喊的是她的名字。“他喊了好几次,我没听懂,他很着急,最后换了叫法,喊‘老婆’,我才明白。”

小黄的妻子介绍,丈夫昏迷后,她每天都让远在江西的孩子们通过微信发语音给他们的爸爸鼓劲,让他快点醒来,回家过年。“他心里都明白,孩子们一呼唤,他没办法睁开眼,只是一直掉眼泪。”

目前仍在治疗  康复尚待时日

对于小黄是否能恢复成正常人,袁邦清介绍,小黄是他接诊过恢复效果最好的,但恢复过程得按月计算,还很漫长,需要长时间的康复训练,“恢复自理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目前,电极片仍每天放电12小时对小黄进行治疗。袁邦清介绍,起搏器电池可用5年,不用担心没电。一旦病情稳定,可以手术取出电极片等。

袁邦清介绍,他们科室从2014年开展植物人脊髓电刺激促醒手术以来,已完成21例,成功率61.9%。

“当然这种方式的促醒并非每个人都适合,需要严谨的术前评估,患者昏迷要超过3个月小于12个月,而且至少要有一边大脑相对完整,脑干、下丘脑功能基本要有。”袁邦清说。


来源:福州晚报
编辑:王蕾 责编:卢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