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山月金石为寿

评审会现场

文/唐吟方

印学史中的福建印坛令人遐想不巳。周亮工的《印人传》、汪启淑的《续印人传》及叶为铭《再续印人传》提到与福建有关的篆刻流派至少有莆田派、漳浦派、林鹤田派,被纪录在案的印人有宋珏、林晋、吴平子、林皋、许容、林露、郭尚先等等。林乾良有过统计,说《印人传》收录印人63名,福建籍占37%,《续印人传》《广印人传》累有增加。这个统计数字表明福建印学之风之盛,也证明福建印人在整个中国印坛的地位。到了民国则出现了黄葆戊、郭则豫、陈子奋等印人,另有福州女婿海上名家赵时㭎,而以陈子奋的影响尤大,一直延续到建国后的福建印坛;进入新中国后,有潘主兰、周哲文,谢义耕、郑孝禹等印人。文革后,潘主兰成了福建印坛的盟主,声望既高,追随者众,当时的中青年印人受其灌沾者无数,成为福建印坛的一股巨流,如今已是福建印坛中坚的吴昌钢、陈远、傅永强等等都出自潘主兰门下。师承陈子奋的林健、石开更是当代闽派篆刻的劲手。

福建省篆刻学会成立于结印社之风渐渐走向式微的二十一世纪一〇年代。这个汇聚了福建印学家、篆刻家、金石鉴赏收藏家以及相关文化学者的团体,重新整合了福建与印学有关的各方面资源,是回归,更是面对未来的重新出发。历史机遇加上平台的作用,相信福建省篆刻学会的意义是可以预测的。

2018年10月7日当我以福建印坛老朋友的身份,预先观摩了福建省篆刻学会正在筹办的首展作品后,颇为感慨。展品中,我看到福建籍印人林乾良的作品,他是印坛的长青藤,即使88高龄,仍然著述不断,他的出品虽为旧作,依然能看到在外闽籍印人对故乡印坛的关切。 年长者的印人中,有上个世纪80年就参加印坛活动的施宝霖、陈兆育、苏宝星、苏梦辉,印风还保持着当年的豪情。福建印坛另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即画家喜欢或兼事篆刻。当代福建画坛中,杨挺、林容生以山水画著名,他们在八十年代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印人,他们的作品显示了福建籍画家的博涉与广泛兴趣,也呈现了八闽艺坛一专多能的优秀传统。这个传统,陈子奋是代表人物,其他如李骆公、林锴等都是这一类型的艺术家。年龄在50至60左右的印人群是福建篆刻界的核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沉潜篆刻几十年的历史,经历过“篆刻热”与篆刻的“退潮期”,有过历史风霜的淬炼还在艺途上跋涉的,大概是真正的艺者,他们的坚守也代表了福建印坛的主流倾向。这里就不一一罗列他们的大名,他们的名字已经和即将生成的福建篆刻史融为一体,期待他们作出更大的荣光。至于福建篆刻界的年轻后进,以我看到的,风华秀发,眼界穿越包围在福建周围的崇山峻岭,更为阔宽,更加注意融入当代中国篆刻界的潮流。但我要说,形式终究是美丽的衣衫,灵魂的追求才是艺术的本质。回到福建,深思深思更深思,这才是艺之大者。

福建省篆刻学会的首展除了展出学会会员作品外,首次面向全省篆刻家与篆刻爱好者征稿,正如学会提出的 “研究印学,繁荣篆刻” 宗旨,意在推动整个福建篆刻艺术的发展。

我听说展品中还有寿山石部分,尽管不是首创,在福建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福建是寿山石的故乡,以石相鸣之地,盛产印人,与理相宜。首展中对印石与印钮的揭出与陈列,彰显了寿山石文化之美,在艺术与材料上呈现了与地域的特殊关系,合展所涵蕴的大篆刻艺术观,无疑为我们提供了畅想与神游的空间。

“金石秋韵”福建省首届篆刻艺术展暨寿山石印钮雕刻邀请展入展作品名单

特邀、会员(按年龄排序)

林乾良、施宝霖、林公武、陈兆育、陈石、苏宝星、陈振环、董家樵、杨挺(特邀)、苏梦辉、周建国(特邀)、吴昌钢、林容生(特邀)、陈远、姚舜熙(特邀)、余端照(特邀)、邱长青、唐吟方(特邀)、方松峰、林利敏、黄经通、叶林心、周野、陈金光、连长生、林知林、谢辉旺、陈胜凯、李旭东、林丹红、庄绍英、邹永贵、耕夫、欧键汶、姚传峰、金昌玮、罗方华、覃涉、谢小伟、钟金水生、王冰、郑志敏、陈泓凌、刘文斌

入选作者(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心涤、王洪杰、王骁、王德强、方伟、邓少剑、叶常青、白炳和、出培阳、刘子铭、孙友坤、孙志强、苏玉清、李述锦、李宗淦、李建成、李健裕、杨家洪、杨博斯、杨朝安、吴宇、何建富、何剑辉、张东福、张欣、张思仁、张莉、陈金杜、陈盛梅、陈章俊、林飞煌、林李阳、林炜平、林柏双、林堤伟、林智贤、周帅、郑荣嘉、房金鑫、居苏华、胡存钦、胡江波、南丽榕、钟双平、施育煌、洪姗、洪桂芳、骆珺坪、夏浩南、徐财旺、高浩、黄子峰、黄元祥、黄文雀、康璐、曾林、谢秀椿、缪贞谊、潘港回

特邀、会员(印钮雕刻)(按年龄排序)

王一帆(特邀)、郭祥忍(特邀)、潘惊石(特邀)、郑则评(特邀)、姚仲达、陈为新、林晓东、叶承基、姚仲春、周鸿、温立武、欧俊杰、陈智楠

入围作者(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乃通、王伟阳、毛新华、史迎光、付正泓、庄永堂、江艇、李永奕、吴航、吴诸强、宋启元、张文同、陈高增、林育云、林睿、林慧勇、罗新炎、郑燕涵、黄维国、黄瑞钟、谢伟俤、黎汉秋、霍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