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传斌:薄意至简 诗意至美

文/本报记者 无言

《谈古论今》    寿山乌鸦皮田黄石    刘传斌 作

一块巴掌大的杜陵石,一旦拥有一种与其华美云裳相匹配的奇思妙想,便可出落成融诗、书、画、意为一体的精品佳作!刚一走进刘传斌的博爱石斋,在他刀下最富有诗意的《天瀑》便是他最先推介的得意之作。石材温纯深润,红、白、灰、紫多彩石色,随天然条纹肌理并列弯曲,如飞瀑流水。刘传斌因色取巧,依纹施艺,依形造意,略施薄意,一块璞石就有了。“无限风光”的仙人洞穴,有了“天下奇观”的飞珠溅玉,有山中盆地,有天堑飞桥,有峰上天地,还有红日照耀下,面对“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李白,他长袍飘逸,美髯披拂,与山水互为映衬,达到物我相融的境界,这一切自然而然地组成了气象万千的天然图画,给人美的感受。不但如此,作品场面层次分明、线条流畅,情景交融,充分表现了刘传斌对物象敏锐的感悟和巧夺天工的薄意技法。

惜石如金 技简意不减

“以刀代笔、以石作画”者,自清末一代宗师林清卿薄意为鼻祖,此后的杨(玉旋)、周(尚均)二家为别开生面者。再后的有王雷霆、林寿煁、郭石卿、林文举等薄意大师各成一家。而在当下,提起寿山石薄意,刘传斌是一个不能不提到的名字。他自幼喜爱美术,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祖光,又受到寿山石理论家方宗珪老师的指导,专心研习寿山石薄意雕刻,他擅长把中国画那种重意境和人物面部表情的方法结合进寿山石雕中。而薄意是介于绘画与雕刻之间的独特艺术,比浮雕更有画意,又比绘画更富有“雕”的立体感。薄意雕刻是技在薄,艺在意。刘传斌的薄意往往能从古书、名画中汲取精华;从建筑、雕塑中寻找设计元素;从生活中捕捉灵感,因而成就了他薄意的独特面貌。在他的刀下,气与势的营造,刀与石的经营,实与空的置换,心与物的交融,都得到了统一与升华,展现了与中国画艺术一脉相承的诗情画意,使其作品易与观赏者产生心灵共鸣的效果,增加了艺术感染力。

在刘传斌的博爱石斋,更多的是看到他极简的构图意境,但却充满了浓厚人文气息的薄意和浮雕作品。刘传斌说,以前他的薄意是在做加法,就是追求那种景致刻得越多越热闹就越好的风格,但现在,他在做减法,追求极简的薄意来表达一种深远的意境的艺术,就是利用石材的天然色泽和纹理,尽可能多地保留它自然的形态,通过独特的构思,稍加雕饰,把石之自然美与人之艺术美珠联璧合。“寿山石天生丽质,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美石,我得‘惜石如金’,这是我们每个石雕艺人对天赐宝物的回报,更是责任。”刘传斌从展柜上随手找出了几件待刻的素章告诉记者,像这对红黄杜陵对章,从正面看黄色底上有大块面的红色,创作内容是很丰富的,可以雕山水、人物、花鸟、花卉,换在以前我可能会将画面处理得很丰满,但现在我会从最简练的画面去构思,黄色做底,红色部分雕刻一朵牡丹,其他两面本身很干净就不做任何处理,还有一个面有一点天然纹路,我会做些简单的云纹处理就可以了。再看一方纯度极高的纯白色善伯素章,刘传斌说,除了章的顶部有一小块天然的横向纹理,他打算依纹就势雕成浮云,寥寥几笔就行了,其他都不动它了,目的就是要尽量把石材原有的自然美表露出来。

刘传斌(前排中)与学生合影         

雅石立作  诗情画意美

现在刘传斌的薄意,对石材的要求越来越完美了,他的刀法也更加越简洁洗练了,但对画面的设计和立意的构思却要求越来越高了。他告诉记者,自带意境的美石,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为寻到这些宝贝,他常常要到专门的市场上去找。而越完美无缺的石头,越是考验创作者的艺术功力,遇上一块好石头,看似山水人物、花鸟鱼虫、佛系参禅、岁朝清贡等等什么都可以雕,但要想获得最佳的艺术效果,就必须开动脑筋,要有最好的创意和设计,这是作品的灵魂,我所追求的就是在最完美的石头上,凭自己的情思与认知,用刀笔画龙点睛,让天性与灵性完美地呈现在立体的画面上。

且看刘传斌薄意新作,白芙蓉俏点红,一枝牡丹两鹊争春、一缕祥云天际飘,《鸟语花香》的诗情画意跃然石上;一叶扁舟两渔翁、几朵浪花、祥云绕群山,《一帆风顺》的美好祝愿石语殷殷;白芙蓉俏黄,光洁的素章,唯一尾黄鱼自在悠游,是“海阔凭鱼跃”的《力争上游》。再且看,他的石帝银包金田黄《一呼群山应》,一股浓浓的宋人山水人物画气息扑面而来:松荫山峦下,两位老者,身着长马褂,席地围坐,他们鬓鬚苍然,眉开眼笑,一个臂膀里别着烟袋,一个嘴上叼着一根烟杆子,正与一壮汉热聊;身边身后的孩童、狗儿各自撒欢,一旁花草摇曳生辉;而午后的阳光,透过松针叶在地面形成它特有的温暖,那一缕缕光与老人嘴上的烟袋形成完美结合,烟气融合在阳光里……老人时不时吸两口旱烟的那份自在与从容,沐浴在阳光里氤氲在香烟里,使画面充满一派怡然自乐的乡野情趣。而在崇山峻岭、悬崖峭壁间,刘传斌以苍松点缀,巧妙利用银包金的一层天然薄白皮来刻画松树,他格外关注松针生长的生命力,用刀时体现出松针的挺拔有力;树皮上的细节也尽量刻画入细,但又遵循虚实相生的变化,同时人物刻画精准,特别是动作与眼神的交流,别具匠心。整件作品依照从具象到抽象再到写意的美学思维,把人物与动物、山水融为一体的和谐美,让人在洋溢着宋人山水画风采的艺术氛围里,在诗意盎然的苍松翠柏里,在农夫孩童的说说笑笑里,去自由想象那种满眼江山入画来的宏大审美意境。

《丝路行》寿山五彩芙蓉石    刘传斌  作

现在的刘传斌,其薄意揉杂了多个门派的技法,用于表达作品的意境,因为他深深明白,应该让雕刻技法服务于作品的表达,当用则用,当减则减,而不该让表现迁就于技法,雕刻者情感的表露和观赏者心灵的共呜,才是雕刻一件作品的最终目的。而雅气石材、诗情题材和简约雕工,这三者在他的薄意作品中相得益彰,所营造出的一种典雅的文人格调,将刘传斌大师良好的艺术素养表现无遗。可以说,刘传斌的作品中,发掘并融入了生活与自然的美,他所雕刻的花鸟、人物、山水、参禅等各色题材作品,总能让欣赏者从或疏密相间、或空灵至美的作品布局中体会到大道至简的诗画审美。 

《天瀑》  刘传斌  作

刘传斌艺术简介

1969年生于福建省福州市,中国玉石雕艺术大师、中国石雕艺术大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一级高级技师,福建省技术能手。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福建省劳动模范、福建省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福州大学社科院客座教授、福建商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全国工商联金银珠宝商业商会理事、福州市台江区政协委员。擅长寿山石薄意雕刻,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祖光大师和方宗珪老师。作品融诗、书、画为一体,作品获中国文联“山花奖”金奖,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百花奖”金奖,第5、6、7、8届中国名石石雕展金奖,第15、16、17届福州工艺美术“如意奖”大赛一等奖;40多件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工艺美术大赛,以及省、市级大赛的金奖。作品《花开心动》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作品《知音》《山居即景》收藏于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作品《平安富足》收藏于福建省博物院;还有多件作品分别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博物馆、中国保利艺术博物馆、中国寿山石馆。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寿山石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工艺美术家、海峡寿山石文化研究院研究员、福州寿山石鉴定中心鉴定师、福州市一级名艺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石雕委员会常委、福建省民间艺术家、福州市寿山石行业协会常务理事、福建省寿山石文化艺术研究会副会长。